廖鹤凯进一步表示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04 07:52    次浏览   

浙江东方至今仍然没有对问询函做出完整回复。5月31日,浙江东方通报进展称,公司及中介机构已完成问询函涉及的大部分问题回复,但仍有部分事项尚在沟通之中。

但由于规模不断扩大,业务形式却没有完全转换到位,导致一些产品暴露风险,信托公司比较尴尬。“上市可以令信托公司用最快的方式做强做大,缓解资本压力,未决诉讼也会很快化解,有一些‘债转股’的意味,这也成为信托公司谋求上市的动力。”廖鹤凯补充道。

然而,目前在全国68家信托公司中,除了1994年上市的陕国投、安信信托两家公司外,已有15家完成股改,股份制企业在信托行业中占比达到25%,但在长达22年的时间里,没有一家信托公司叩响资本市场的大门。

事实上,江苏信托曾多次“转嫁”,相比另外几家公司,也算尝到过甜头。2007年,江苏信托公布借壳江苏琼花的重组方案,已拿到银监会批文,但重组遭到江苏琼花中小股东否决;2012年,江苏信托将借壳目标锁定在江苏省内一家上市公司,随后杳无音信。

崔启斌 程维妙)

从金额来看,3起诉讼涉及金额超过10亿元,包括五矿信托与广西有色集团的借款合同纠纷(17.71亿元),而广西有色集团因连续亏损宣布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这或令五矿信托上市出现变数。廖鹤凯表示,一些诉讼的解决期很长,尤其是大额的诉讼,非常复杂,可能涉及的当事方也较多,因为企业背后还有当地政府等机构,或者像广西有色这样进入破产重整期的企业,债务人需要有个重新鉴定划分的过程,企业资产需要重新处置,这些会拖长整个诉讼期。

廖鹤凯进一步表示,信托公司现在的盈利模式类似于投资银行的状态,更像是银行的一块业务,与政策相关度太高,导致可持续性、独立性都不强,很多产品没成气候,没做出既有规模又有永续性的产品。“近年看似发展得不错,后面可能还会跌下去。”廖鹤凯说。

另一家曲线上市的是颇有经验的江苏信托。4月29日,频临退市的*st舜船发布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江苏信托拟以102.4亿元曲线上市。深交所也向*st舜船发出问询函,对江苏信托资产评估、盈利预测以及2起超10亿元的未决诉讼进行了问询。

此外,由于五矿信托涉及诉讼更多,所以上市可能比另外两家公司难度更大。

欧阳岚介绍,近年来,信托行业发展较快,规模不断扩大,信托公司希望通过上市来增强其融资能力、资本实力并扩大销售业务,这对于信托公司品牌形象的树立也是大有益处。

虽然曲线上市并非顺途,但去年下半年来,随着资本市场并购重组案例的增多,信托公司上市之心再起。

廖鹤凯认为,虽然并购是个捷径,但目前“壳”的资源也比较短缺,有的“壳”也不干净,所以监管层比较慎重,政策并不明朗。“虽然不会完全‘杀死’所有公司,但不确定性很大。而且这种方案可行的话,开了闸大家都会从这个渠道上市了。”廖鹤凯说道。

不过,业内人士对信托公司上市保持乐观的态度,认为这是“早晚的事”,现在是处于比较艰难的过渡阶段。上述人士表示,艰难是因为现在政策处于“多变时期”,还存在很多分歧,尚没有博弈出结果。

“因为信托发展和政策高度相关,所以这个过渡期需要看整体经济转型的时长,预计在三到五年。”廖鹤凯说道。信托公司在此期间需要保持平稳地过渡,尽量不要暴露出更多的风险问题,同时根据市场需求的转变多进行业务创新。(记者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当年陕国投和安信信托上市,其实也是靠地方政府推上去的,每个地区都有企业上市名额,当地政府都想推自己的企业,以完成政绩。当前的政策已无这种“福利”。

另一方面,风控是信托公司亟待加强的一项能力。目前,信托相对银行、券商等行业,私募性质较强,运作会涉及到部分资本市场,因此一旦出现风险,扩散较快,波及面也较大。

格上理财研究员欧阳岚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信托业目前正处于转型期,在金融混业经营的现实中,由于信托业的政策红利已消失,信托业缺乏核心业务模式,而且目前尚无新的经济增长点,因而单纯靠信托业务难以上市。“信托作为金控整体之一注入上市公司,这种模式可行性较大。”欧阳岚说。

早在2007年,已上市的安信信托公布重组方案,拟通过定增收购中信信托全部股权,中信信托可凭此实现借壳上市;2008年,*st玉源公告称,以新增股份换股吸收合并北京信托,后者欲借此上市。但二者均无疾而终。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

根据上交所问询函要求,*st金瑞需在6月6日之前对上述问题进行书面回复,且对预案做相应修改并披露。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五矿信托北京办事处,相关人士对此事未予置评。

根据此前*st金瑞披露的预案,五矿信托净资本52亿元,信托业务规模超过2800亿元。2015年五矿信托年营业收入同比增加40.69%,远高于23.15%的全行业增速。对此,上交所要求对五矿信托营业收入增速原因及可持续性进行分析。

鉴于本次重组属于跨界并购,上交所还重点关注五矿信托的行业发展状况及经营风险。但在风控方面,五矿信托目前却面临一些“麻烦”。

今年3月14日,浙江东方发布并购资产相关预案,拟作价5.36亿元将浙金信托等资产收入囊中。之后,浙江东方收到上交所重组问询函,要求其补充披露浙金信托资产减值和资产减值损失计提政策,并说明具体原因。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除了曲线上市,也有不少公司直接到新三板、港交所甚至沪深交易所排队。今年1月,山东国际信托被传计划赴港上市,募集资金不超过5亿美元。此前,中海信托、北方信托等也都曾蓄势ipo。

事实上,信托公司上市面对的最大“敌人”已不是监管层,而是自身的发展模式。欧阳岚表示,信托公司上市主要面临的难题是信托业信息披露不充分、缺乏核心业务模式及新的经济增长点、盈利不可持续。

预案披露,截至本预案出具日,五矿信托存在未决诉讼17起,涉及金额约70亿元,超过总资产。其中,五矿信托为原告出现的有12起,另外5起作为被告,案由则涉及合同纠纷、信托纠纷、借款合同纠纷等,诉讼当事方多为房地产公司或山西、内蒙古等地的煤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