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31 13:59    次浏览   

自1995年创作《寒情》一剧开始,郭小男、茅威涛历经十七年合作,相继推出《寒情》、《孔乙己》、《藏书之家》、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等上乘佳作。而自从2006年的“新版”《梁祝》之后,郭小男与茅威涛已有六年没有新作问世,所以本次携手打造《江南好人》,堪谓两人在几年艺术创作沉淀后推出的“转型”之作。在传统越剧的审美经验中,才子佳人与风花雪月是越剧最常见的题材与表现内容,而这部《江南好人》将颠覆“才子佳人”的越剧传统话语模式,没有诗意唯美的爱情、没有书卷气十足的书生和娇滴滴的小姐、没有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有“不思量自难忘”的刻骨铭心,只有骗子、傻子、妓女以及冷冰冰、赤裸裸的乱世风景,还有那深刻到骨子里的对人性与社会的思考和认识。在这部越剧新作中,生命的荒谬与错综、人性的复杂与斑驳,都将以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方式呈现在舞台之上,给诗意唯美的越剧注入了些许人间烟火气息,同时也将充满深刻的哲理思考。

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改编自德国著名戏剧家贝尔托特·布莱希特寓言戏剧名作《四川好人》。布莱希特是享誉世界的“布莱希特戏剧体系”的创立者,而这一体系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以梅兰芳为代表的中国戏曲表演体系并称为世界三大戏剧表演体系。布莱希特戏剧强调“间离”手段与“陌生化效果”,一改戏剧舞台“制造生活幻觉”的长期规律,其剧作充满了思辨性和哲学质感。而正是布莱希特所创造的“间离与陌生”演剧方法,与以“假定和虚拟”为艺术精神的中国戏曲精神有着“异曲同工”的契合点,并最终促成了布莱希特与越剧的这次相逢碰撞。在布莱希特的原作《四川好人》中,其对于人性和世界的敏锐观察、入木三分的刻画,对于社会问题的严肃思考,都是使得该剧成为经典广泛流传的原因。而新剧《江南好人》,由著名剧作家曹路生与导演郭小男共同将这一发生在“四川”的寓言故事移植到了秀美江南,在保留原剧作拷问社会、关注民生、叩击道德、逼仄人性的社会、人文、哲学高度的同时,将婉约的越剧与丝绸、评弹、小调等江南元素融汇其中,从而创造出了一部全新的江南风情寓言剧。该剧的创作团队在国内戏剧戏曲界堪称十分强大:除剧本改编为上海戏剧学院教授、著名布莱希特研究专家曹路生,导演郭小男,领衔主演为茅威涛、陈辉玲外,该剧的主创团队还包括艺术顾问世界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德)曼弗莱德·贝尔哈兹、中国著名布莱希特戏剧研究专家丁扬忠,以及当代著名舞美设计黄楷夫,著名越剧作曲家翁持更、刘建宽、胡梦桥,著名灯光设计王瑞国、著名服装设计王秋平、著名形象设计师毛戈平等。

布氏经典的越剧“变身”

茅威涛“中年变法”

从艺30余年来,茅威涛将首度在《江南好人》中挑战自我,兼饰剧中沈黛与隋达一男一女两个角色。在茅威涛以往的艺术生涯中,她为人所称道的角色大都是风姿翩翩的书生形象,而在新剧中,她将首度颠覆自我,饰演一个不会诗词歌赋且没有太多文化的歌伎!一个演惯了风度翩翩男人的美丽女人,这次不仅要在台上演一个女人,还要演一个乔装为男人的女人,多层次的性别转换,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一被友人戏称为“中年变法”的举措,对茅威涛而言确是一个巨大课题。为从儒雅小生变成婉转佳人,茅威涛特聘了专业形体舞蹈老师一对一学习了数月,并力邀著名形象设计师毛戈平为她独身定制“女妆造型”。发布会上,茅威涛笑言:“从台下的女人到台上的‘女小生’已是一重‘间离’,由台上的‘女小生’转为‘花旦’则是更加一重,如此双重‘间离’,实在与布氏的戏剧观和中国戏曲的写意虚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小百花”又一次实验探索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22日讯(记者张济和)中国经济网记者获悉,11月21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在国家大剧院召开了建组排戏以来的首轮新闻发布会。浙江“小百花”作为国内最著名的越剧表演团体之一,与国家大剧院的“缘分”可谓颇深:2008年的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2009年改编自日本文学名著的《春琴传》、2011年讲述藏书楼天一阁历史的《藏书之家》,以及今年4月的“原生代版”《西厢记》封箱演出,这一系列“小百花”精品典藏大戏都曾在大剧院的舞台上绽放光彩。此番,改编自布莱希特经典戏剧《四川好人》的新概念越剧《江南好人》将再一次为北京观众带来不一样的越剧体验。该剧由著名导演郭小男执导、茅威涛领衔主演。2013年1月4至6日,该剧将作为大剧院2013年新春演出季的重磅大戏,开启首轮演出的盛大序幕。

《江南好人》自酝酿之初到现在已有数年,正式建组排练也早在5个多月前就已经开始了。导演郭小男则表示:《江南好人》将直指道德与人性的终极追问与关怀、提升越剧的社会意义与哲学担当。这是基于“小百花”一系列实验性探索后的又一次换型,是越剧剧种的一次自觉跨越。